大医厚德     博爱创新

衡水二院官方微信

新闻报道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报道 >


坚守,不问归期

——记衡水二院三名坚守在武汉雷神山医院的白衣战士
 

       伴随着武汉16家方舱医院全部休舱,未痊愈病人均被转至武汉市的定点收治医院继续接受治疗。3月17日,各地支援湖北医护人员开始分批撤离。而在“决战”之地——以火神山、雷神山等定点医院中,仍然坚守的医护人员依旧套着厚重的防护服忙碌着,其中就有衡水二院的苏浩然、王芳、张敏。
 

由中南医院转战雷神山

       2月19日,三人作为河北省援湖北第七批医疗队员抵达武汉并分配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是湖北省一家“1+3”模式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先后接管的武汉市第七医院、武汉客厅方舱医院、武汉雷神山医院共提供5400余张床位,是收治新冠肺炎患者人数最多的“旗舰医院”。
       在这里,他们巡检、测温、配药、送药、肌肉注射、清理病区污物、发放盒饭、填写护理记录单,需要时刻集中精力,还要时刻注意患者心理调整,照顾患者的饮食起居。
       随着治愈患者增多,住院患者大量减少,他们所在的中南医院也不例外。武汉市把全市定点医院收治的新冠肺炎患者向医疗资源丰富的医院集中,雷神山医院便为其中之一。3月16日,苏浩然、王芳、张敏所在的河北援湖北第七批医疗队150名队员和第八批医疗队的20名医生完成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支援任务后再次整装出发,转战雷神山医院开展医疗救治工作。
       雷神山医院共有32个病区,总床位数1402张。河北医疗队接管的是该院的C10和C12病区,两个病区共编制床位96张,之前是由武汉本地医护人员在管理,经过了40多天高强度连续奋战,大家已经非常疲惫了。他们的到来,为该院夺取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全面胜利,注入了强劲力量。
       王芳说当她从外面看见雷神山医院时,以为是普通的移动板房,但走进去之后被震惊到了,里面别有洞天。病区内部是严格按照传染病医院标准建造的三区两通道,所有病房全都是负压病房,并且,病区内所有能开闭的门窗基本都是双门单向闭锁系统,极大避免了空气流动造成的病毒传播。另外,所有的房间、隔间,甚至是送餐窗口都装有紫外线灯,可以做到随时随地照射消毒。在每个病区更换防护服的区域,都装有360度摄像头,并且都有一名专职的院感监督员监督医护人员穿脱防护服流程,任何一点医护人员穿脱防护服流程上的瑕疵都逃不过监控和监督员的火眼金睛。一切目的都是为了保证医护人员和患者的安全。

 

用好所学去帮助患者

     “用最美青春展示最强担当,坚决打赢这场举国战‘疫’,让青春之花绽放在党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是“90后”护士苏浩然的夙愿,这次在武汉终圆梦。
       在这里,作为医院护理战线的“老兵”,他既有照顾老年患者的经验,又有护理重症患者的技术,还有善于沟通的技巧。刚到雷神山接班时,苏浩然发现一位阿姨内心很焦虑,担心自己的病情不能康复,害怕不能和孩子团聚。苏浩然把曾经在中南医院护理重症患者的经历讲给她,“你现在的病症很轻,很快就能出院。”空闲的时候,苏浩然特别关注她的心理状态,会抽出时间陪她聊天,缓解焦虑情绪。
       每天,母亲都要和王芳视频通话,她还在本子上记录着王芳到武汉的天数。王芳说她很理解母亲的担心,嘴里对母亲说“不累”,但回到驻地酒店躺在床上就不愿起来。
       病区里有一位瘫痪老人,意识不清。王芳每天接班后第一项工作,就是对他进行护理。接班翻身、叩背、整理床单、倾倒尿液、口腔护理、会阴护理,膀胱冲洗、鼻饲营养餐,静脉输液等。还要凭过硬的技术穿刺,为他及时更换留置针。一位姓芦的奶奶,以为“王芳”是从前护理过她的“王芳”,发现身形不一样了觉得很奇怪。王芳告诉老人她还会“像以前的‘王芳’一样护理您”,老人笑笑说,“所有的‘王芳’都是好‘王芳’”。出院时,老人专程找到王芳拍照留念,她说“武汉很美,我希望看见你们摘下口罩再来武汉的样子……”说着说着,老人流泪了。
    “河北护士名张敏,热情乐观暖人心。业务工作认真做,开导患者乐呵呵……”病区内一位76岁的老大爷被张敏的护理服务所感动,写了一首打油诗送给了她。张敏一直在学习“康复学对人体的疾病预防和促进康复”课程,她曾经是名心律失常患者,通过这门课程受益颇深。这次在武汉,她将所学用在了刀刃上。从1病室到25病室,她坚持做健康宣教,传授康复技巧、锻炼体操和心态调整方法,有时候一个班下来全身湿透两三次,有时候还会出现低血糖。“自我调整的方法是终身受益的,我一定会把所学教给患者,我要坚持下去,我相信自己是可以的!”张敏说。

 

好消息逐一到来

       目前,三人所在的病区每个班大概16名医生护士,因为排班问题,他们有一顿饭需要错时吃。比如早上8时到下午2时的班,需要7时出发,2时出舱,脱下防护装备,交班之后才能吃饭。下午2时接班的人,1时出发,中午可以吃饭,但不能再休息,一直到晚上8时接班,晚饭也得推迟。因为部分患者有情绪,他们三人每天需要跟分管的每名患者沟通不少于10分钟,以了解患者需求和存在的情绪压力等。
     “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吃饭我们给喂,大小便我们给清理,患者下地我们搀扶……虽然说医护人员不要近距离与患者交谈,但有时不靠近听不到,为了和患者沟通,我们一定得把耳朵凑过去听!”张敏说。
     “这么多天里,我一直被感动着!”苏浩然说,在雷神山医院工作这么多天,所有人的忙碌都看在眼里,“社会上对我们医护人员的褒奖已经很多了,治病救人是我们的职责,但有些默默奉献的人却不为人所知。比如雷神山医院的清扫工、维修工、工程师……他们也付出了很多!”这些天来,他一直被感动着,“有患者认真地对我说,你们那么远从河北来救我们,我为你们祈祷,愿你们平平安安,你们太累了太忙了”。
      让所有人欢欣鼓舞的是,现在武汉已经基本没有新发病例了。“三分治疗,七分护理”造就的一次次康复背后,是医疗队医护过硬的技术和“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他们三人表示,“现在,患者逐渐减少了,出院的患者也在增多。作为归期未定的医疗队,我们会继续做好救治工作,以武汉为主战场的全国本土疫情传播基本阻断,全国胜利的日子不远了。”
       春光明亮,衡湖水暖。枝头盛放的白玉兰,正朝着尚未归乡游子的方向随风点头致意……




2020年3月转自《衡水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