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厚德     博爱创新

衡水二院官方微信

新闻报道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报道 >


当“妙手”遇见“断指”

——衡水二院骨科二病区“急诊拇指断指再植”让手指“复活”

 

       和煦的阳光洒满大地,衡水市第二人民医院骨科二病区一片温暖、安静。骨科二病区主任苏红青像往常一样查房、了解患者情况。当他走到一间病房床边时,患者老马睁开了眼睛,激动地向他说了一句“苏主任谢谢你们!”
       老马的声音是虚弱细小的,但他的感情是千真万确的。因为衡水二院骨科二病区医护人员经过奋战,为他保全了左手拇指功能。
       近日的一天下午17点左右,我市52岁的老马操作机器时瞬间被软塑管“碾”断了左手拇指。“一下子手指头就断了,当时我自己也愣了。前后仅仅几秒钟,血流了出来,没感觉疼,过会儿才疼。”老马回忆说,“后来我招呼家人,赶紧拉着我去医院。”
       在当地医院前期包扎后,他被紧急送至衡水市第二人民医院急诊科,并转入骨科二病区。因受伤已有两个多小时,加之就诊途中颠簸辗转,他已处于极度虚弱状态,脸色苍白、痛苦难当。左手离断的手指用纱布包裹着,鲜血渗红了纱布。
       手指离断伤是一种特殊的损伤,这类损伤既有血管断裂,又有骨折、肌腱、神经离断,所以伤情比较复杂。由于受伤的手指(肢体)血液循环丧失,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吻合血管,让手指重新恢复血液循环,将会出现手指坏死,导致严重的残疾。
       接诊后,骨科二病区医生和护士立即开始紧急处理。老马受伤拇指在近节近端完全离断,立即给予伤口包扎止血,建立液路,血常规及血凝五项、心电图、手部X线片等术前检查,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好各项急诊手术准备,同时向病区主任苏红青做了汇报。为了争分夺秒救治患者,苏红青紧急邀请经验丰富、曾实施我市第一例断指再植手术的骨科专家高凤梅主任医师参与会诊。
       老马是拇指重度碾搓伤,神经血管挫伤严重,软组织条件极差,指骨多发粉碎性骨折,再植难度极大,术后易出现血管痉挛、坏死风险大,再植成功几率小。但是,拇指可以影响一只手40%的功能,一旦拇指缺损或缺失,将严重影响手的拿、捏、握、持等功能,如不手术后半生的生活可想而知。老马央求医生无论如何要保住他的拇指,他无法接受自己从此失去左手拇指功能、失去左手功能乃至失去部分劳动能力这个后果。医生讨论后制定了手术方案,决定为老马实施断指再植术,尽力为其保住拇指。
       对于断肢(断指)患者来说,时间就是生命,若是断肢(断指)脱离身体八小时以上,就算接上也可能没用了。此类手术贵在一个“快”字,越早手术,成活率就越高!
       骨科二病区、手术室麻醉科迅速行动起来。骨科二病区医师迅速完善相关检查及手术谈话签字,建立医疗相关文书,通知手术室做术前准备,麻醉科医师迅速跟进谈话,完善术前准备工作,多科室联动,手术准备短时间内全部就绪。
       虽然老马正值中年,但由于患指碾压伤严重,造成伤口处的血管、皮肤等组织挫伤程度比较重,血管神经组织等严重变形,部分缺损,失血多、手术难度极大。加上在转院期间用去了两个多小时,这不仅仅要考验手术医生高超熟练的操作技巧,同时更要求医生必须具备一颗坚毅果敢的心,这样才能沉着冷静地处置手术中一切有可能发生的意外。
       很快,老马被推进了手术室。手术医生在10倍显微镜下,开始解剖断拇指两端的神经和血管……
       一般的断指再植需要找到2根动脉、2根神经以及3-4根静脉,但骨科二病区团队为了让断指成活率更高、术后功能更好、手术更完美,分别解剖出断多根直径约0.5毫米血管和直径约1毫米的神经。
       由于血管和神经残端的颜色和周围的肌肉组织极其相似,因此解剖过程就像混在颜色极相似的沙堆里刨出一颗颗小米粒儿一样艰难……
       手术团队将解剖出的神经和血管用20微米(为头发丝四分之一左右)的无创显微缝合线逐一打结并一一作以标记,便于手术吻合,避免好不容易找到的血管和神经像橡皮筋一样回缩而难以再找到。
       这一步骤是断指再植最难、最细、最耗费心神的一步,要求精度极高,所以这一步拼的更是术者的耐心、细心和精心。作好标记后,固定食指骨骼、吻合肌腱。最后在显微镜下用直径20微米的无创显微缝合线开始吻合血管和神经……
       显微镜下吻合血管要求特别高,不但要求血管通畅,还要求吻合口尽可能光滑,以免形成血栓。
     “我们干的这活儿缝合任何一针都要稳、更要准……”张玉宝主治医师说,“缝合不到位就会导致血管不通,断指就无法成活,整个手术将全盘皆输。”
      手术在精细而紧张中进行,不知不觉已过夜里12点。“松止血带!” 10秒、20秒、30秒……苍白的拇指逐渐红润起来,拇指在离体6小时后恢复血运。
       那一刻,老马被碾断的手指头奇迹复活,重新长回到了他的手上。大家脸上虽然挂满紧张过后的疲惫,但更多的是手术成功后的宽慰和喜悦。
       断指重新建立血运只是第一步,保证断指的成活及成活后的功能才是手术的最终目的。术后一星期内,病区护士每隔一小时观察一次,检查老马断指的颜色、温度和毛细血管的反应,“万一出现血管堵塞及血管痉挛,及时作相应的处理,必要时还要第二次进手术室探查,保持断指血供。否则错过机会,血管长段栓塞,就算有再好的水平也回天无力了。”在医护人员精心呵护下,老马离断的拇指一直红润,未出现不良状况,指端血运仍正常。
       人们常用“生产能手”“多面手”“神枪手”“高手”“快手”……来称赞那些技艺超群的人。可是,人一旦失去了灵巧的手,整个人生就将面临巨大改变,生活将变得十分艰难。在衡水二院,断肢(断指)手术已经常规开展,如何将这类手术做得更为精细、更为美观、最大程度恢复功能,这一直是骨科二病区的努力方向。
      “老马的手术只是一个普通手术。我们病区的医护团队经过多次进修学习,常年厉兵秣马,我们已经磨砺出了过硬、精湛的技能。”骨科二病区主任苏红青介绍。
       上个世纪90年代该院就已开展了我市第一例断指再植术,令医疗同行刮目相看。衡水二院骨科人以成熟的血管吻合技术作为基础,相继开展了我市首例足趾移植再造拇指术,将患者左脚的第二足趾移到了右手拇指的位置,保全了手的功能,填补了当时我市医疗界空白。又陆续开展了多种皮瓣移植术等具有代表性的手术。衡水二院骨科人始终保持着与时俱进的创造性发展态势,为减少广大患者病痛带去了更多福祉。
      目前,经过恢复调整,老马的拇指已经再植成活,“指端红润、血运较好,伤口愈合良好”,并且开始手指的功能锻炼,响应简单的动作了。“感谢你们为我接上手指,顶呱呱!”病房中,老马因“捡回了”自己的手指而非常开心,并送上自己的一幅手绘画表示感谢!



 

2020年10月转自《衡水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