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厚德     博爱创新

衡水二院官方微信

二院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二院 > 二院文化 >


【讲述‖我的战“疫”时刻•武汉】王芳


       王芳,80后,衡水市第二人民医院护理科护师,2020年2月19日作为衡水市第四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赴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后又支援雷神山医院,3月31日完成任务返衡。
        2020年刚刚迎来了春节,却也迎来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经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新冠疫情袭来,我报名赴武汉支援。2月18日晚接到通知,明天将奔赴武汉抗击疫情。去最危险的地方,用平生所学抢救每一个生命,对于一个干了九年重症工作的我来说,有专业优势;对于一名党员来说,更加坚信这是自己的义务。同时也有一丝担忧,作为一名母亲,年幼的儿子还未曾离开过我,不知他能否理解;同时作为女儿,我深知母亲会为我的前行而担忧,不知她能否支持。但是我深知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我必须前行。作为一名党员,我必须参加这场战“疫”,因为武汉需要我,国家需要我!
        2月19日傍晚,飞机降落在武汉天河机场。在经历了两天紧张而又忙碌的岗前培训后,我正式进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进行医疗救治。
       刚迈进医院大门的那一刻,我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一辆货车前,一条长长的“白色长龙”,大家井然有序,干得热火朝天,一件件物资被快速顺利地运送到了门诊大厅。人群中有医务工作者,有后勤保障者,一个个瘦弱的美女护士变成了大力士。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让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素昧平生的医务工作者在这一刻成为了“战友”,让我坚信大家团结一致,定会打赢这场战争!
        2月22日,我正式进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进行医疗救治工作。其他操作还好,最让我头疼的是与患者的沟通。我们所负责的病区大多数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他们的方言特别重,再加上自己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无论说话还是倾听都需要用很大力气,与老年患者沟通起来特别费力。还记得那天早晨抽血,来到一个七十多岁的大爷身边,我准备好所用物品开始操作,大爷这时苦着脸说了一句话,可是我没有听懂,大爷貌似有点生气,这时候我意识到了大爷是有需求的,停下手里的工作,耐心地说道:“您别急,我来自河北,您慢点说。”大爷脸上的神情舒缓了下来,又重复了刚才的话,我仔细听后,猜测地问道:“您的意思是说想等会儿抽血对吗?”大爷微笑着点了点头。我突然意识到语言的差距,没有良好的沟通势必会影响工作的开展。下班之后向武汉当地老师咨询了一些特殊词汇,比如“过早”=“吃早餐”、“发扫”=“发烧”、“窝色”=“解小便”、“居针”=“打针输液”、“几蛮赞”=“什么时候”、“正蛮赞”=“现在”、“窝心”=“恶心”……与患者沟通顺畅,我便能早早了解到病患的需求,获得他们的信任,更有利于他们的康复。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让武汉封了城,我们能感受到他们内心的煎熬。让我印象最深的是93床的奶奶。第一天刚见到她,我被她的眼神刺痛了,眼睛中透露着孤独与悲伤。经交班了解到,奶奶心里不舒服,不爱说话,还过度紧张。通过跟大夫沟通病情,查心电图,协助老人服药,奶奶病情慢慢缓解。可是奶奶的心情却极度低落,默默流泪。“奶奶,您不要担心,有我们陪着呢,您一定会好起来,您要相信我们。”这句话成了我对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因为担心奶奶的安危以及心理状况,我决定在床边陪着她,我将其他工作转交给同事们。经了解,奶奶的手机有可能是坏了,这两天一直没有跟闺女通上电话,心里充满着担忧与紧张。我跟护士长、大夫沟通,奶奶病情允许后,我用自己的电话帮她与女儿取得了联系。
       我明白这份工作的特殊性,我们不但要做好治疗、做好护理,病人的心理问题同样重要。疫情下的他们心理上不知道承受了多少压力,承受了多少恐惧,承受了多少痛苦。虽然防护服下的我们说句话都觉得憋气,但是我们深知一句“您一定会好起来”对他们来说多么的有力量。
       3月11日结束了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工作,3月16日正式进驻武汉雷神山医院工作。
       建设雷神山医院展现给世人的“中国速度”,让我感到震惊,为咱们祖国感到自豪,为自己是一名中国人而感到骄傲。这里,三区两通道分区明确,每个位置都有醒目的标识,每个病房旁边都有缓冲区,有专门的患者活动通道,每个病房设有传递窗,脱防护服房间随时有感控老师通过监控进行指导。
        进入雷神山第一个班因为名字结识了卢阿姨。“你是那个王芳吗?名字一样,但是个头不一样啊!”估计上一批撤走的有一个叫王芳的女孩,因为穿着防护服的原因,我们工作人员彼此都未曾分清。“我不是,我块头应该比他大,那个王芳怎么照顾您,我就怎么照顾您,您放心。”阿姨乐了:“所有的王芳都是好王芳。”因为卢阿姨,我看到了武汉人民的乐观与坚强。阿姨性格开朗还比较爱干净,每次上班都爱跟她调侃几句,因为我想给这里的患者带去乐趣。也很高兴在这里能看到阿姨出院,临行前她说知道衡水,也想去衡水看一看,我说如果她到衡水我请她喝老白干。她说,其实武汉原来也很美,希望看见我们摘下口罩再来武汉的样子。说着说着开朗的她流下了眼泪,我明白这里饱含了太多。临行前阿姨与我拍照留念,病友们对她依依不舍,每个人都相互击掌鼓励,我们为每个乐观的武汉人感到高兴!
       忙碌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 3月29日雷神山医院为各个医疗队举行了欢送仪式,国旗飘满雷神山上空,内心无比激动,因为我们胜利了,虽然有许多不舍,但是我们的离开预示着胜利的到来,冬天终将过去,春天已经来到,伟大的祖国注定国泰民安!
       驰援雷神山更让我惊喜的是,雷神山医院还给我们颁发了一枚特质纪念章,通体金黄色,在黄鹤楼的大背景下,驰援武汉的白衣天使们身影格外伟岸。当拿到沉甸甸的纪念章的那一刻起,我将它小心翼翼地珍藏了起来,准备待休整结束后,带回去给爱人看看,因为我知道这不是我自己一个人的荣耀,更是全家人的功劳。尤其是我的爱人,在我离家的40天里,守好了“大后方”,照顾好了父母和儿子,还时刻关心着我,每天叮嘱我照顾好自己,因为他的守护,让我在前方没有了后顾之忧,顺利完成使命。我期待,明年樱花烂漫时,能和家人一起同游武汉,骄傲地告诉儿子:“这就是妈妈曾经拼命守护过的城市。”
       武汉,那一幕仿佛就在昨天。那些生活与生命,那些震惊与感动,那些平凡与伟大,让我真正见到了英雄的武汉,英雄的中国!




稿件来源:衡水日报客户端